0 检察院让受害人与强奸犯“冰释前嫌”是职责错位 - 湖南商学院图书馆

      <kbd id='gcYqPLmG'></kbd><address id='gcYqPLmG'><style id='gcYqPLmG'></style></address><button id='gcYqPLmG'></button>

              <kbd id='gcYqPLmG'></kbd><address id='gcYqPLmG'><style id='gcYqPLmG'></style></address><button id='gcYqPLmG'></button>

                  首页

                  检察院让受害人与强奸犯“冰释前嫌”是职责错位

                  发表时间:2018-09-22 01:14 来源:湖南商学院图书馆

                  从两高的规定中可以看出,如果能够得到对方的谅解书,对于量刑的作用是非常大的。因此,有条件的犯罪嫌疑人,为减轻或免除刑罚,一般都会想方设法取得被害人的谅解。但这种谅解必须是双方自愿达成的,当然并不排斥当事人一方通过包括律师在内的各种社会关系,动员与说服被害人出具谅解书。法官在司法中向来被视为公平公正的化身,其“中立”裁判的地位,决定了在刑事诉讼中只有认定个案有无谅解书情节的义务,绝没有为帮助犯罪嫌疑人获得谅解书去做被害人思想工作的权利。同理,检察官是代表国家行使公诉权,不仅为了追诉犯罪,更是为了维护法律尊严和社会正义。本案中,鲁山县检察院居然利用公权的影响力,不遗余力地让受害人与强奸犯“冰释前嫌”,明显属于职责错位。

                  id="mp-editor">

                  简评:最高人民检察院《关于在检察工作中贯彻宽严相济刑事司法政策的若干意见》规定:“对于一般交通肇事案件,亲友、邻里、同学、同事之间因纠纷引发的轻微刑事案件,犯罪嫌疑人认罪悔过、积极赔偿损失并得到被害人谅解,双方达成和解并切实履行,社会危害不大的,一般不起诉;对犯罪情节较轻,法定刑在三年以下,犯罪嫌疑人主观恶性较小、人身危险性不大,有认罪悔罪表现的,可以根据情况决定不起诉;对于罪行较重,但主观恶性不大,有认罪悔罪表现,赔偿损失并得到被害人谅解和双方达成和解并切实履行,社会危害不大,且有重大立功表现的,可以不起诉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《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常见犯罪的量刑指导意见》(法发[2013]14号)规定:“对于积极赔偿被害人经济损失并取得谅解的,综合考虑犯罪性质、赔偿数额、赔偿能力以及认罪、悔罪程度等情况,可以减少基准刑的40%以下;积极赔偿但没有取得谅解的,可以减少基准刑的30%以下;尽管没有赔偿,但取得谅解的,可以减少基准刑的20%以下;其中抢劫、强奸等严重危害社会治安犯罪的应从严掌握。“

                  本案中,承办案件的检察官认为,之所以这么卖力地做被害人思想工作,是为了贯彻落实“双向保护、优先保护”的原则,做到既能充分保护未成年被害人的合法权益,又能最大限度的关注未成年嫌疑人的成长。可笔者却不以为然!一方面,犯罪嫌疑人违背妇女意志,采用暴力、胁迫手段,强奸妇女其行为已构成强奸罪。因其犯罪时已满14周岁不满18周岁,系未成年人犯罪,在没有谅解书的情况下,对其依法应当减轻处罚。符合未保法的规定。另一方面,被害人从向公安机关举报到检察官批准逮捕,已经过去好几个月,正是基于对犯罪嫌疑人的谅解心不甘、情不愿,本案经办检察官才费尽周折做被害人父母工作。检察官凭什么认为?她的家人收下8万元出具谅解书,对她不是二次伤害?

                  笔者认为,对于未成年人犯罪,是应当以宽缓为基调,但也要注意严厉措施的合理运用,体现罚当其罪。特别是针对未成年人暴力犯罪。本案中的强奸犯运气真好!如果都象鲁山检察院这样办案,少年强奸犯恐怕都不用坐牢。更“难能可贵”的是,这事还当政绩放网上大张旗鼓宣传。让人啼笑皆非!文/郑智银